Category Archives: Uncategorized

疯狂都市与偷来的夏天(下)

“可是曼谷也有雾霾啊,”我们的泰国朋友小J忍不住笑了,“你知道吗?听说今天就有100多,我的朋友都在讨论要不要戴口罩出门。我跟他们说:你们疯了吗?看看这蓝天白云!跟中国比这算是哪门子的雾霾!” 当时我们刚在一家河畔餐厅吃完午饭,一起漫步在湄南河边的绵长小径。风和日丽,浮云流转,的确看不出一点雾霾的痕迹。又或者,我们备受污染的眼睛已无法作出正确判断。 我们和小J在青岛相识。那时他在铭基的公司实习,铭基被指派作他的mentor。还记得有一天他下班回家告诉我,公司来了个挺帅的泰国小鲜肉。会说中文?我问。呃……不怎么会。从泰国过来?不,他在澳大利亚读书。那怎么会找到你们公司实习呢?嗯……听说是总部介绍过来的。啊,我露出心领神会的表情。 虽然顶着“富二代”和“关系户”的八卦传闻,但小J迅速赢得了所有人的心。铭基常赞他聪明努力又谦逊,有时也带他出去玩。有一次我们一起吃泰国菜,他一进餐厅,那些外籍服务员齐刷刷盯着他看。 “肯定是感觉到了同胞的气场。”我开玩笑地说。 “你说什么呢?”他有点惊讶,“他们肯定不是泰国人!” 后来一个服务员终于忍不住过来跟他搭话,一聊才知,这家泰国餐厅的所有外籍员工都是菲律宾人……我和铭基震惊地面面相觑——我们一直以为他们都是泰国人,每次来吃饭都努力挤出我们仅会的那几句泰语,还因其“地道”程度在心中默默给餐厅加了分…… 实习结束后他回了澳大利亚,之后又回到泰国开始自己的事业。但我们一直保持着联系,我去曼谷时他还会尽地主之谊请我吃饭。小J对中国始终很有感情,尽管他也时常吐槽在中国遇到过的种种荒唐和限制,可吐槽完毕他话锋一转,仍然坚称那段时光是“best time in my life”。 某程度上我其实也能理解。回到曼谷的小J不再是当初我在青岛认识的那个男生了:那时的他无拘无束无牵无挂,尽情享受着异国生活的新鲜和自由感,如今却只得回归自己的本源和社会属性,重新扮演被分配到的人生角色。成年人的生活已远远向他袭来,很快就会将他整个人牢牢捉住——而那也不只是普通意义上充满责任和义务的成年生活,上面还凌驾着属于“东南亚华人富豪”这一群体所特有的规则和秩序,其核心准则便是家族利益高于个人自由。 身为一个传统华人大家族的长子长孙,小J的人生道路一早就被精心规划好了。我曾经很疑惑为什么他在澳大利亚同时读了商科和土木工程这两个毫不搭界的学位,直到发现他的爸爸年轻时也在澳大利亚念书,后来创办过一家建筑公司…… 终身大事更是不容有失。有一次聊起感情问题,我问小J最近有没有谈恋爱,他的眼神立刻黯淡下来,叹着气说自从回到泰国,根本不敢轻易交往女朋友,因为家庭对此会有诸多“限制和期待”。他说得很委婉,好半天我才明白他指的是家世相当,而“互惠互利”更是加分项。那时我还不十分了解他的家庭背景(爷爷是泰国前总理的至交好友,爸爸是著名的商业大亨),但也觉得有点荒唐可笑。你可是个成年人,我心想,难道还能被家人逼死不成? “所以,一般家庭的女孩不行?” 他没有正面回答,只是笑得有点尴尬。 “艺人呢?模特?” 小J露出惊恐的表情,“那绝对不行。” “可如果是真爱呢?”我追问,“值不值得为它对抗家庭?” 他沉默了几秒钟,把杯子里的冰块搅得咯吱咯吱响。“问题的关键在于,”他说,“我认为这对那个女孩不公平。” “不公平?” “她不应该被这样对待,被我的家人这样judge……” 当下我为之绝倒,简直想要起立鼓掌——真难为你啦,居然找得到如此思路清奇又冠冕堂皇的理由!如果我找了一个模特女友,我的家人会嫌弃她的出身,这对她不公平,所以我应该听爸妈的话,只选择门当户对的对象……怎么好话都被你说了呢?我有点阴暗地想,说到底只是害怕被停掉信用卡吧? 后来有一天我看了“Crazy Rich Asian”,一边看着又不免想起小J。当然,我不认为他们家是像电影里那样的“crazy rich”,但也的确对他多了几分理解。事情从来就没有那么简单——个人与家庭,压迫与反抗,爱情与欲望,崇拜与恐惧——人心是天底下最幽暗深处。而在东南亚old money华人大家庭里长大的孩子,多多少少都背负着同样的宿命。从道德的角度他们拒绝特权,但也欣然接受自己有权享受特权这一事实;他们渴望个人自由,但脱离了家庭的他们也许更找不到自我;他们可能也不喜欢这种充满准则和目标的生活,就像有些人不喜欢他们成长的街区,但归根结底他们是被它塑造出来的,他们已与它浑然一体,无法被连根拔起。   在事业上,他们也是大树与枝条的关系。小J回到泰国后就开始创业,做的是IV infusion therapy(静脉注射疗法),一个在中国相当冷门的领域。大致说来就是将高浓度的营养物质(比如维生素和矿物质)直接输送到血液里,以此来改善整体的健康状况。其理论是静脉注射比口服药品更快速有效,因为药品不能完全通过胃肠道吸收,而静脉注射绕过了消化系统,可以直接作用于细胞。 我自己是对任何跟针头有关的东西都心存警惕啦,better safe than sorry,对吧?最近我看了《亢奋战:纳粹嗑药史》,一本披露纳粹统治下的毒品状况、颠覆人们对纳粹和二战认知的书。它讲述了毒品对希特勒及纳粹军队的影响,而根据作者的查证,希特勒对毒品上瘾,最初便是从各种维生素针剂的治疗开始的,后来他的日常状态越来越取决于药物,而普通的药物已无法满足他的需求…… 然而IV therapy在美国显然很受欢迎,据说Rihanna、Rita Ora、Madonna等明星都是它的粉丝。它当然没法治疗大病,但据说可以让你“感觉更好”——增加免疫力啦,改善性功能啦,或是燃烧脂肪、减轻压力、改善皮肤状况……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Comments Off on 疯狂都市与偷来的夏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