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头与猪头

 
为什么叫“猪头与猪头”呢?请看图说话。
 
 

今年这个夏天注定是我们的多事之夏,我的公婆大人欧洲行之后又驾道伦敦。这个周末,在英国几年不遇的极其变态的时晴时雨甚至边晴边雨的天气下,我们陪着二老进行例行观光。

星期天晚上送走他们,又迎来了三年未见的韩国朋友Junghwa。 我常常觉得,一个人遇见另一个人,其实往往只是为了遇见第三个人埋下的伏笔。这件事听来有点残酷,可是事实常常如此。  

我与前前男友交往不过短短数月,分手之后几乎再无任何瓜葛,和他的朋友WB却成为真正的心灵挚友,保持联系直至如今,他在荷兰交流时曾特地来伦敦看我,今年又将再次见面。  

前男友是在中国留学的韩国人。大学时有一个机会代表学校去韩国他的母校进行交流,在他的怂恿下,我去参加了面试,并最终成为代表团中的一员。我就是在那个时候认识了韩国女生Junghwa。两国交流团的学生游了韩国又游中国,同吃同住同玩,感情就这样慢慢培养出来。记得离开的前一天,很多同学都依依不舍,有些人甚至抱头痛哭。我好像也哭了一阵,然后在酒店的某一个房间昏睡过去。醒来的时候,看见Junghwa坐在我的床头,一边看着我一边掉眼泪,那情景简直恍惚如在眼前。。。  

与前男友分手后再无联系,与Junghwa却一直通信不断。毕业后我来到英国留学。Junghwa04年独自一人旅行欧洲,还特地去看望了当时并不在伦敦的我,在我的小小的简陋的学生宿舍打了几天地铺。现在回想起来,那是多么疯狂的几天啊。我们每天狂聊至深夜,然后在凌晨三点爬起来去厨房煮韩国泡面吃;我们窝在希腊女生的床上看法国女生带来的英文配音的法国电影(多绕啊);我们一起做饭后,在印度男生发起的印度音乐party上喝得醉醺醺地群魔乱舞。。。  

三年过去,我们都长大了。已经不再是学生的我,在伦敦希斯罗机场看到向我走来的,作为韩国体育记者来到英国报道温布尔顿网球公开赛的Junghwa。这么较小的一个女生,背着巨大的相机,巨大的笔记本电脑,巨大的背包,走得稳稳当当。与三年前相比,她的外貌没有丝毫变化,成熟的只是眼神。她独自一人来到这个陌生的国度工作,既要采访,又要拍照,还要每天写稿发稿,我真的满佩服她的勇气。按照铭基同学的话来说,她是“非典型性韩国人”,简称“韩国非典”。  

和很多人一样,我痛恨人生无常,也常常感叹于令人心惊的人事变迁。可是我喜欢这样的伏笔,这样的偶遇,以及这样历经漫长岁月而不褪色的友情。


这个周末的几张照片: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